1. 福建省重点大奖pt手机客户端下载网站 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2. 收藏本站
  3. 设为首页
  1. 泉州网 > 温陵大奖pt手机客户端下载 > 【悦读】德艺双馨代有传人 ——漫言丰子恺老师的后人们
  2. 搜索:
  1. 【悦读】德艺双馨代有传人 ——漫言丰子恺老师的后人们
  2.   泉州网  来源:风雅颂书局
  3.     □潘文彦     夏春锦先生来电,约我作文,要求谈谈丰子恺先生的后人情况,由此探究丰子恺先生的家庭教育。我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作文题目,对于现时代,对于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如何教育子女,应该是切中时弊的重要的问题。我愿意将我所了解到的丰先生后人情况,作些介绍,以供同好研究。     1975年9月,文化大革命的劫难已经将广大人民整整折磨了九年,实际上,四人帮的淫威也快到强弩之末了,看似天际还布满金色光芒,要知道再发光也是晚霞,历史的经验是,暗透了便可望见星光。遗憾的是,丰子恺先生没有能熬过最后一年,就在那年9月15日,离开了他热爱的祖国,离开了他钟情一生的艺术,没有能亲眼见证这历史的黎明。丰子恺先生逝世以后,很自然的丰氏的后人受到社会各界关注,也和其他名人之后受到社会关注一样。     1957年60大寿时与众亲,上海陕西南路日月楼     丰子恺先生育有三男三女:陈宝、林先(宛音)、华瞻、元草、一吟、新枚。如果将由他从小抚育成人的甥女丰宁馨(软软)也算在内,则共有子女七人。丰先生下世时,他们都健在。我和他们非常熟悉,除了在北京的元草哥之外,与其他几位经常往来,关系亲切,有事情也会很自然地互相帮助,和自家人一样。     宝姐长我12岁,她给我的印象是正直淡泊,认真踏实,待人谦和,真诚友善。几十年来,从没有见过她对人说重话。她学问好,是解放前中央大学外文系毕业的,先后在重庆、杭州、厦门等多所中学教英语,解放初,她回到上海。初时在新沪中学教英语。同年10月,通过考试,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即今上海音乐学院)研究室,从事翻译工作。稍后,她的丈夫杨民望考入上海文化局艺术处音乐室任编审。宝姐在音乐学院研究室工作时,陆续翻译出版了《辟斯顿和声学》、《管弦乐法》和列夫·托尔斯泰的《什么是艺术》等艺术类专业书籍,并和她丈夫杨民望一起翻译出版了普列汉诺夫的《艺术与社会生活》。关于普列汉诺夫的这篇文章,我在交通大学念书时读过,该文中,普氏以大量事实说明在人类社会中,文学和艺术的功利性是普遍而恒久地存在着的,任何一个政权,一旦注意到文学和艺术的作用,就势必会偏重于采取功利主义的艺术观。此外,普氏还深入考察了“纯艺术”论对艺术发展的作用和影响。这些艺术上的论述不仅加深了我对艺术作品中那些诗情画意和人生哲理的理解,同时,也认为大跨度的宏观形象思维,对启迪一个人在科学思维上也是很重要的。科学上的创新光靠严密的逻辑思维不行,创新的思想往往开始于形象思维,从大跨度的联想中得到启迪,然后再用严密的逻辑加以验证。所以,我对宝姐的学问,早就十分倾慕。     1956年,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独立为上海音乐学院,宝姐从该院研究室调到上海译文出版社工作。1971年,文革似火似荼的狂热的年代,丰子恺先生被定为上海文艺界十大“反动学术权威”之一,天天到牛棚报到。宝姐背着如此沉重的政治包袱,却被点名编辑《法汉词典》。大家知道,编写《法汉词典》的学养水平,应该远远超过一般的懂法语也能掌握汉语之辈,用我们学理工者的话来说,起码要差几个数量级。由此可见,造反派、工宣队可以在上面敞开喉咙哇啦哇啦地唱高调、喊口号、骂人、斗人,要办实事了,还得请有真本事的,来不得半点虚假。我想,现在的大学生、研究生们的水平,比起宝姐来,差之鸿泥了。宝姐的职称是最高一级,高级编审。     丰先生逝世以后,我和宝姐接触多了,知道她的古文基础很好,会做诗,韵目烂熟于胸。有一次,我专门问宝姐,丰先生对他们的早期教育问题。她说,“小时候在石门,没有去学校读书。我的启蒙教育是由父亲亲自在家中完成的。教材选用的是夏丏尊翻译的《爱的教育》(意大利人亚米契斯著)。对其中精湛的文章和‘每月例话’,父亲都要求我背下来。稍大一点,父亲让我进入石门当地的小学念书,插班进了五年级下学期。六年级毕业后,本该上中学,由于当时石门湾只有小学,中学要到外地去读,父亲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外读书,让我在家自学一年,第二年再与两个妹妹一起去省城参加中考。在家的这一年里,父亲教我读鲁迅小说,读日译本《爱的教育》(为的是学日文),读英译本《红楼梦》(为的是学英文),还教我弹琴、画石膏模型木炭画。第二年,父亲带着我和刚小学毕业的两个妹妹林先和宁馨,去杭州参加那里的中学会考。当时的中学有省立、市立、公立、私立,还有教会的,可以同时报考几所。我和宁馨都以优异的成绩同时被省立中学和市立中学录取,但由于宁馨体检出来肺弱,省立中学拒收,只好就读市立中学。为了能与三妹在一起,我也进了市立中学。     到了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学校被迫停课,我和几个在杭州读书的弟妹们只得回家乡石门自修。后来,日本人的飞机在石门上空投掷炸弹,机枪扫射,迫不得已,父亲带着全家踏上逃难的征程。就在逃难途中,在江西萍乡作短暂逗留,借住在萧家祠堂,父亲还借了一块小黑板,写了古文,教我们读范仲淹的《严先生祠堂记》。 之后,又随浙江大学到了宜山,父亲专门为我们请了家教,聘请了浙大学生周家骥教我们数学,英文则让我们去燕山村向马一浮先生的学生王星贤请教。由于时局未见好转,浙大不得已再次迁校。父亲只得再一次带着全家老小十几口,继续往贵州逃难。     此时,我、三妹宁馨、弟弟华瞻已到了考大学的年龄了,但按规定必须有高三毕业文凭。父亲便托贵阳中学校长刘薰宇,让我们插班读高三下学期。半年后均顺利获得高中文凭。又因成绩优秀,三人均被保送到浙江大学就读。我和华瞻上了浙大的文科。由于当时的浙大重理工科,读完浙大一年级后,听说重庆沙坪坝的中央大学外文系较好,我和华瞻决定去重庆考中央大学。经过一番努力,我和华瞻如愿考取了重庆中央大学外文系,并同在一个班学习。当时外文系主要是学英国文学史。”     从宝姐的回忆中,我们可以看到,对子女的教育,在丰子恺先生的心目中,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重中之重的中心。     1957年60大寿时与长女丰陈宝一家在上海陕西南路日月楼     宝姐有两个孩子,女儿杨朝婴和儿子杨子耘。他们有很好的家庭教养,文化基础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们的外语水平 ,远远超过我这个评了高职的老朽。在文革一片红的年代,杨朝婴,却被分配到工厂驾驶大卡车,小两岁的子耘却被下放到黑龙江最北边的漠河,隔岸就是苏修了,在那边整整待了九年。文革结束,朝婴调到上海交响乐团,子耘回到上海,顶替母亲进入译文出版社做后勤工作。但很快,子耘通过努力,凭着自身的英语水平,调入校对科,加之工作中成绩突出,不久,提升为校对科科长。有一次,我去人民出版社谈工作,译文出版社就在对门。便顺道探望子耘,见到他们校对科里人才济济,很多大学生、研究生都是他的属下,子耘没有上过大学,连高中也没有毕业,他的科长坐得稳稳的,这当然是靠他的扎实的学问功底和谦逊朴实的工作作风,绝对没有什么背后的靠山。     上海译文出版社每月出一种小册子《世界之窗》,本社的职工每人免费致送一册,包括退休者。宝姐和子耘住在一起,他们就有两册,因此,我每月能收到宝姐亲自到邮局寄来的这份心意。让我通过这扇窗,看看外面的世界。     丰子恺先生的子女生活都很朴素,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们兄弟姐妹穿着花巧,戴金饰银,即使人人都戴近视镜,也都是最最朴素的塑料白框的学生镜。其实,读书是生命的美容。读书,让人谦和,让人博大,让人睿智,这才是正道。现在见到的时髦人,打扮得花里花哨的,还专程赶到韩国去整容,最后,惹出很多不可挽回的麻烦来,想想也可悲!     有一次,宝姐告诉我们,她去田林新村邮局给我寄书,那里的工作人员看着白发老太穿着一身布衣、布鞋,便问她:“你寄东西,你会写字吗?”引得我们全家大笑。一位被政府指定编《法汉词典》的大学者,却被误看作不会写字的老太?但宝姐也只是笑笑,自己填写包裹单。“人不知而不愠”,做人的涵养要达到如此程度,谈何容易!涵养是一种发之于内、显之于外的修养,体现在人的言谈举止之中。读书人的涵养通常显现为:和气大度,谈吐有节,语气中肯,举止大方。     1979年起,宝姐的丈夫杨民望开始编著大型艺术论著《世界名曲欣赏》。此前杨曾经发表过很多音乐论著,包括《贝多芬第九交响乐解说》、《音乐欣赏教程》、《什么是奏鸣曲》,和宝姐合译的有《艺术与社会生活》。杨民望对音乐界很有影响的作品有《“联想”在交响音乐中的作用》、《我对德彪西的一点看法》。对于音乐,我是完全门外汉。只是在研读丰子恺先生的音乐论著中,知道西洋音乐中巴赫提倡“纯音乐”,因为音乐在古代为别的艺术所利用,称“羁绊音乐”,在中世纪又作为宗教的装饰。巴赫解放了它,使它独立而成为“纯音乐”,就是“为音乐的音乐”。所以巴赫被尊称为“音乐之父”。罕顿继承巴赫,研究器乐曲的形式,建立了奏鸣曲式的基础。至于德彪西虽然是现代乐派的代表人物,是印象乐派——称为“音画”——的创立者。我对印象派绘画已经觉得无法接受,比绘画更不可捉摸的音乐,再来一下印象,正是云里雾里了。所以,对于杨民望的理论,总觉得高不可攀。当然,这是我自己知识水平太低,一个小学生,读研究生的课程,踮起脚趾来也够不着。     1984年,杨的新著《世界名曲欣赏·德、奥部分》第一册问世,引起上海音乐界极大的反响,被评为1984——1985年度(首届)上海文学艺术奖(音乐理论奖),紧接着,他又创作出版俄罗斯部分,是为第二册。令人婉惜的是,就在此时,他得了肺癌,杨民望是一个有执着追求、事业重于生命的人。肺部手术后,几乎没有停息,完成了第三册,欧美部分。1986年,他终于支撑不了了,没有能完成《世界名曲欣赏》最后一册,无奈告别人世,苍天无情夺英才!他把第四册的提纲交给宝姐,希望能完成他的心愿。所以,从1988年起,宝姐和朝婴、子耘三人,通力合作,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在1992年,完成了《世界名曲欣赏》第四册。当我收到朝婴送来的这沉甸甸的四厚册巨著,看到宝姐亲笔签署“送文彦、芬芬留念”,心里感觉到宝姐待我们深厚的情谊的同时,也体会到真正不易。创作《世界名曲欣赏》,是一般人的水平所能为的?说老实话,这几本书我基本没有读懂。老伴芬芬喜欢美术,也爱好音乐,就认认真真的全部啃完了,书也由她珍藏着。她说:“这套书系统地介绍了各国家、各地区、各年代、各流派音乐大师的交响音乐作品,涵盖了自巴赫以来西方古典音乐史上主要作曲家的主要作品。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向大众普及古典音乐,真是难能可贵,世所罕见。”据一位读书爱好者说:“它将一代人引入了古典音乐世界……以后,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宝姐和儿女一起,收集资料,翻译外文,撰写文稿,从看总谱,到做术语条目、审核、修改、校阅,艰辛备尝。说到底,世间事,因果不爽,该书出版后,被评为九十年代全国“最受读者欢迎的十大优秀图书”之一。这不单是他们圆满完成了杨民望遗愿,同时,也说明名人有后,朝婴和子耘的水平,绝非一般。     1962年与孩子们在日月楼     1962年在上海襄阳公园和孩子们     在宝姐身上,也在他们丰氏全家上下,处处体现出读书人的气息。在丰子恺先生的言传身教之下,从小受到潜移默化的熏陶,通过读书,浊俗变为清雅,奢华变为淡泊,促狭变为开阔,偏激变为平和。这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书卷气,自有一种迷人的优雅。在他们身上,没有傲气、娇气、激愤气、粗俗气,更不会有霸气、戾气;而是事事处处可以体会到秀气、灵气、文明气、高雅气、宁静之气和泱泱大气。记得丰子恺先生对我说过“在艺术上, 有一种所谓的书卷气, 就是从读书中得来的, 有学问的人写出来的文章,或者创作的绘画、书法、篆刻, 就会有一种深远的意境、迷人的魅力… …要使作品的格调高,形式雅,如果不读万卷书,单凭一时性起,是办不到的。”     上世纪末,有一段时间,朝婴、子耘姐弟和我一起在严宽祜先生创办的福慧慈善基金会上海办事处做义工,朝婴任出纳,热情和善,账目不差分毫。子耘较我们年轻,常常挑重担到边远的贫困地区出差,每次回来,都会交出一篇出色的文章和反映当地实情的照片,严宽祜先生连声称赞,大多选登在基金会的刊物《慈愿》上。那时,朝婴的女儿倪一珍,考取世界最著名的法国巴黎音乐学院,我们都为她高兴,重视人才的严宽祜先生为她介绍了法国的朋友,我特意致送程仪。不久,就传来一珍的好消息,在世界长笛比赛中得奖。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她专程去意大利向世界顶级的长笛教授请益。大约也就是再一年之后吧,一珍在世界长笛比赛中获得冠军。     倪一珍(丰子恺曾外孙女)     回国后,她曾经在上海大剧院(上海最高一级的文艺演出场所)举办《倪一珍长笛独奏会》专场演出,我和老伴应邀出席。演出结束时,我们向宝姐热烈祝贺:一珍杰出的成就,为国家争光,无愧是丰子恺先生艺术世家的第四代传人。宝姐说:“一珍很努力,她独自关在房里吹笛子,不达到预定的目标,她不会出来。这在音乐界的行话叫‘还琴’”。现在,倪一珍是中央交响乐团首席长笛手。三年前,纪念丰子恺先生诞生115周年活动,我在桐乡石门见到她远远地过来,很亲切招呼我,“潘公公好!”,并介绍她新婚的丈夫和我见面,一点没有大牌的架子。和丰子恺先生、宝姐、朝婴一样,不以学富而骄人,坦荡正直,豁达大度。     丰子恺先生逝世后,宝姐积极参与和一吟姐合作,编写《丰子恺传》,继而又编辑《丰子恺文集》七卷本,1992年,她与一吟姐合作编辑《丰子恺漫画全集》,1998-2001年,又在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爸爸的画》四册,400幅。每幅都作了文字诠释。那时她已经年过八十了。     2010年11月下旬,听说宝姐病了,我和老伴买了鲜花,前往第六医院探望,她的儿媳妇雅芳陪侍在侧,见到我们,她很有礼貌,一边接过鲜花,一边的说:“妈妈不省人事已经有几天了,医生认为,老人家脏器衰竭,无法挽回,再施抢救,徒然增加痛苦。”又说:“鲜花很贵,让你们破费了。”我老伴说:“这是我们对宝姐的由衷的敬意。”便退出来。12月1日,92岁的宝姐,走完了她不平凡的一生,作为学者,成就卓著,值得我们纪念。我们只收到一条短信:子女遵她遗嘱,“不举行任何形式的追悼活动,遗体捐献给医学院学生做解剖实习。”我又一次看到,学问愈高的人,愈把自己看得平凡。使我想起柯灵先生的名句:“作诗无古今,欲造平淡难”。比之于时下传媒报道的温州山区、福建山区、广东山区,还有山西豪富人家,墓地建得奢华极致,令人咋舌。可见文化对人的思想的作用、对社会的影响,至深至远,值得深思!实际上,快乐与金钱和物质的丰盛并无必然关系。一个温馨的家,简单的衣着,健康的饮食,就是乐之所在。漫无止境地追求奢华,远不如俭朴生活那样带来的幸福和快乐。这里涉及到物质与精神的问题和人生观的问题,就不再展开,我想,读者一定会有自己的认识。
  4. 【责任编辑:
   
请选择您看过这篇文章后的心情: [查看表态结果]
感动 赞赏 拍砖 愤怒 搞笑 鄙视 高兴 路过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94,或E-mail至:web@qzwb.com
xf115兴发手机版